做置顶吧



这里咸鱼干脆皮,叫脆脆/干脆皮都ok


开学我就初二了,真惨


是一个喜欢写文的画手(?)


目前死在灵魂筹码相关



灵魂筹码

段丁

all力

段all

春力

杨力




雷对家

【段丁】


















*BE BE BE




*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




*段卢只是好朋友




*原来要写长篇,结果被我坑了。


  真的非常垃圾










  "咳…"




  段长发忍住眩晕感,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开。




  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。




  自己被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恶灵刺了一刀。恶灵手中的铃铛发出的声音让自己死死的站在原地。




  段长发脑袋一瞬间变得空白,甚至连恐惧都忘了。而身后的卢弘业用了什么花招自己跑掉了。




  那个刚刚才见了一面的男人,他冲出来为自己挡了两刀。血染红了男人的帽子,在一声惨叫中他倒在了血泊里。




  眼前的一切如同被血覆盖了一般,段长发边跑边失神地望着自己手中的人参丹。




  【如果他知道我有人参…两人会不会都逃出来了?】




  段长发把手放在牌座上,身上的伤口似乎恶化了。现在连简单的说话都变得困难。他的目光放的很远。




  车站的血腥味无时不刻的让他的五官难受。




  那些工人的尸体随意地堆放在一个角落中,那双双惊慌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段长发。




  【他会没事的…】




  段长发低头数了数手中的筹码




  【不够…】




  他自暴自弃地用拳头重重的砸了牌座,那声响惊得身旁的乌鸦惨叫一声。




  "哟…这不是段长发吗?"




  段长发抬头,一个熟悉的面孔,卢弘业。被友人看到自己如此狼狈不堪的一目,真的是太糟糕了。




  "想笑就笑吧…"段长发咧了嘴角,"我现在是不是很好笑?"




  "是也不是"




  卢弘业从没见过自己的友人如此狼狈的模样。段长发平时总是梳着背头,衣着非常干净。卢弘业一直认为他有着生人勿近的气场。




  哪像现在,身上浑身是血,额前的碎发上沾着血迹。




  "你看到他了吗"




  和段长发对视了几秒,卢弘业耸了耸肩膀,"你如果是指刚刚的替罪羊,他应该已经断气了吧。"




  "让开。"




  "喂你不是吧?"卢弘业吃惊地睁大眼睛,"我记得以前你没那么热血吧?"




    段长发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人参丹,刚刚那目又重现在眼前。他狠狠地瞪了一眼挡在他身前的男人,  "卢弘业你让不让开。"




  "你还要去干什么?" 卢弘业似乎铁了心不让道,"或者,你去了能干嘛?"


  


   "你有什么资格拦我?"




  段长发用自己没受伤的手臂推开卢弘业,"我要去救他。"




  "你我都不是白痴,别装好人了。"卢弘业嘲讽地说道,"你有多么自私自己也知道。那个男孩推开你也是为了救你,别再荒废别人的一番好心啊。"




  段长发没有回话,在卢弘业的注视下磕磕绊绊地离开了。




  【我只是…不想看到那双美丽的眼睛暗淡啊…】




一一一一一一




  丁大力感觉到有人把自己扶了起来,还塞给了自己一个药。他并没有看到救自己的人的模样,醒来后只有一个帽子安静的趴在自己肩上。




一一一一一一




  这场赌局已经过去了很久了,卢弘业再一次的遇见了那个男孩。




  男孩变了很多。




  最让卢弘业惊㤉的是男孩头上戴着帽子变了,那是段长发的。

【段丁】他喜欢你(序)












*段丁向


*生意人x快递员
















"您的快递!请签收一下!"




  段长发刚开门便见到一副让他过目不忘的面孔。




  他有着一双温暖的眼睛,如同黑宝石一般。男人的额头上绑着绳子,他的头发看起来软软的。




  "您好?"




  男人突然开口吓得段长发轻轻的抖了一下,他才注意到自己是多么的失礼。




  居然盯着别人看了那么久。




  段长发失神地接过快递,草率地签上自己的名字。眼神一直盯着眼前的人。




  太失礼了。




  一直到男人离开,段长发还在回味男人的长相。




  我这是怎么了?




  段长发有些迟钝的打开手机,两三下就找到了刚刚那个快递员的信息。




  【丁大力 139xxxxxxxx】




  右下角还有一张男人的照片。




  男人正对着屏幕阳光的笑。




  "丁大力…吗"




  段长发用手指轻轻的放在男人的嘴角上,他也勾起了一个笑




  一个安静,有风度的笑。




*下章开始正式更新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
Rz一一两仪滚一橙子

后两p自设